藏傳佛學答問

堪布邱卓仁波初為噶舉派噶瑪巴國際佛學院之教務主任。

近世藏傳佛教日益普及,一些相關的術語名詞也大為流行,但由於文化語言的隔閡,國人對這些名詞的了解也因此十分混淆,如「仁波切」、「圖庫」、「曼達」等,故於仁波切來訪期間,特別請他慈悲解惑。

座談會上,仁波切以藏文回答學員的問題,由仁波切的秘書Kiki Eklesius作英文之翻譯,楊崑生居士為中文翻譯。全程之錄音經林淑貞居士翻譯、潤飾後成文。

文中回答的部份為Kiki轉譯自仁波切之藏文,而「楊」則為楊居士之簡稱。

  

問一:「密宗」(Secret Sect)和「西藏佛教」有何不同?

(楊:我想她指的是續部。西藏佛教與「續部」有何不同?)

答:仁波切說,他並不曾研究過中國佛教裡的「密宗」,他無法細談西藏佛教與中國「密宗」的差別。但是如果我們來看西藏佛教與佛教續部此二者之關係,我們需先知道佛教的續部是大乘佛教的一個支派,事實上,佛教續部是大乘佛教。

一般而言,佛教續部與大乘佛教最大的差別是前者包含更多的修行的方法,但是,基本的觀點等則是一致的,因此,佛教續部即是大乘佛教。大乘佛教及其支派的金剛乘(或續部),二者都是以菩提心為基礎,即是發心成就佛陀之正覺乃是為了能夠利益所有眾生。此點是大乘以及續部或稱金剛乘,之基礎。

再來是究竟義諦上對實相—空性—之觀點,此佛教之究竟義諦之觀點是大乘以及佛教續部之共同觀點,因此基本原則上而言,此二者並無區別,唯一的差別是在修行的方法。

 

問二:在西藏佛教裡有許多專有名詞,首先,「仁波切」(Rinpoche)之意為何?

答:嗯,這個頭銜,(它是一個頭銜),是許多混淆的源頭。字面上之意,「仁波切」是「寶貴的」。當一個人被稱為「寶貴的」指他具備的品德是珍貴、出眾且不凡。這些品德可能指的是此人對佛法的瞭解或他的佛法上殊勝的體證。他也可以因為其他的原因被稱為「仁波切」—寶貴的人,所以這個頭銜冠在某人身上可以有不同的理由。

佛教於七世紀間由印度傳至西藏。如果我們來看西藏佛教歷史,此頭銜「仁波切」,似乎在十四世紀,十五世紀開始被使用,在此之前或當時,此頭銜並未被當成是有特別的意義或重要性。似乎是在一九五九年,當西藏人離開西藏後,此頭銜「仁波切」變成被當作特殊高位的意義。西藏人(並非所有的西藏人),當許多西藏人於一九五九年離開西藏後,它變成一個廣泛使用的頭銜。在西藏人的社區堙A西藏人的社會裹,西藏人知道為何一個人被稱為「仁波切」:可能是此人在佛法上證得某些特質,也可能只是由於他是政府的要員,「仁波切」也可以冠之於在政府埵釵a位之人等。知此對非西藏人相當的困惑,因為非西藏人並不知道為何某人會被稱為仁波切的原因,這就是為何這個頭銜成為非西藏人困惑之源。

如我們來看「仁波切」一這個頭銜,事實上在佛法堛熒N義,則有三種,第一種狀況指的是轉世的大師。在西藏,有一系列的轉世大師的傳統,此點是西藏佛教特有的。當我們看某一系列的轉世大師時,有所謂大師之後繼者,當大師辭世時,其他的佛法大師認證出他的轉世者,然後此小孩會被安排接受佛教教育,由皈依開始,然後被教導以「菩提心」,然後他可能受一些戒,如出家眾之具足戒或菩薩戒,以及續部的一些戒律。然後在他次第受完正規教育後他成為一位真正的修行人,當他成為真正修行人之後他可能被稱為「仁波切」。

在西藏佛法堣]有另一個藏文稱為「圖庫」(Tulku)的頭銜表示轉世的大師,這堣]有混淆之處。各位當記好,一位轉世的大師僅只有在完成佛法教育,成為真正的佛法修行者時才會受到尊敬。在西藏,或說在舊時的西藏,「圖庫」或轉世大師,並不會被當成一個思想極高或修行極佳的頭銜,因為轉世大師數量極眾,並非他們都處於相同的修行階次,有些人較高,有些人較低。所以「圖庫」轉世大師此一頭銜,也不必然表示在修行上有一種較高的層次,當轉世的大師在完成他的正式教育,成為真正的修行人後,可以被稱為「仁波切」,這是指在舊時的西藏。

假如我們來看第二種狀況,有時候,有些喇嘛修行到一種極佳的程度,也被稱為寶貴的喇嘛,也就是「喇嘛仁波切」(Lama Rinpoche)。這種情況是當某人,他先接受寺廟訓練,且飽學佛教中之各種修行法門,雖然他可能還不是一位學者;他具備如何修行各種法門的知識,他也完成傳統的三年閉關,而且出關後又繼續修行若干年。所以如果某人在修行上達到某種層次的證量,以西藏佛教的噶舉派為例,噶瑪巴大寶法王則會頒予修行大師之頭銜來印可此人之成就,此時人們會稱此人為「喇嘛仁波切」或寶貴的喇嘛以嘉賞他的成就。這是這個頭銜的另一種用法。

然後再來是「堪布仁波切」(Khenpo Rinpoche)頭銜,此頭銜用來嘉賞某些人,他受過寺廟訓練,並飽學佛法教典,他研讀佛典多年,之後且有多年教學經驗,並也修習多年襌修。「仁波切」或「寶貴的」頭銜也給予此人作為他在教理上及修法上的成就之印可。

具有「仁波切」頭銜的人並非不再需要修行的人或超越佛法修行的人。假知我們看第三種情況,某人被稱為「堪布仁波切」,則此人當已在他的寺廟裡負責佛法教育許多年,五年至七年,然後他再進入某個靜僻的關房修行,所以此人仍在修行道上,仍繼續在修行。所以擁有此頭銜的人並不表示某人已修行得這麼好,而不需再修行,也不意味著他已達到最後的目標(譯註;證得佛果)。

今日,面藏人流亡在外,已經不如舊時在西藏,有一個中央的權威機構來決定「圖庫」、「仁波切」、「喇嘛」等頭銜。因此,今日你可以找到真正的圖庫、仁波切及喇嘛,以及某些不是真的但也採用這些頭銜的人。

在舊時的西藏,藏傳佛教的每一個教派都有他們自己的精神領袖,例如噶瑪巴大寶法王是噶舉派的精神領袖。而且在舊西藏,人們會遵守他所屬的教派的精神領袖所設定的軌範,但這種情況已不存在,現在並不是所有的信徒都遵守精神領袖設定的軌範,因此我們會遇到「真的」及「非真的」的人。

去年在香港,堪布仁波切(譯註:指堪布邱卓仁波切)遇到一個西藏人,此人曾到過台灣,且在台灣以轉世大師自居。堪布仁波切認識此人,而且知道此人一生多行犯罪行為,但是今日他在台灣使用這個頭銜,因為他自己宣稱為佛教的轉世大師。所以西藏佛教徒已不再遵守舊時的那些軌範,這些頭銜也被廣泛的濫用。

 

問三:在修法時,我們當觀每個人為佛,觀所有聲音為咒音以及外在環境為淨土,可是當有些障礙或麻煩時,會有一些負面的情緒生起,則很困難去作如此的觀想,當這種情況發生時,我們當如何作以回到修行?

答:唔,這類修法屬於佛教續部,在續部中修法有不同的層次,在高層次的續部中你可找到此種特殊的修法。這是一種相當高深的修法,而修此法者必需對空性,實相之空性有相當的瞭解。空性的教法主要是在般若波羅密經典堙A在此經裹,詳細教導由空性的觀點來探討萬法之自性。教法中如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修行者需要大量研讀,接受講解,以對此教法詳細瞭解,由此作為我們所提到的觀法修行之基礎。缺乏對空性的真正了解則完全不可能修此法。在修此法時只是「想」眾生為佛,聲音為咒語,外境為淨土是不夠的。

如果你對空觀有了真正的了解後再來修這個法,則當負面的心態、障礙的心態如瞋心產生時,因為了知空性,就能夠照見負面心態的空性。以瞋心為例,則了知瞋即是空,空即是瞋;瞋不異空,空不異瞋。此即是為何修此法一定要以了知空性為基礎,以此則我們可以在負面心態生起時對治它。

作為初學佛者,常會生起許多負面情緒,這是不可避免的,瞋心以及其他負面情緒會生起,作為一個初學者無法立刻放棄這些情緒,它們會再生起,但是在相當了解空性的基礎下,我們可以減弱這些負面的心態。

障礙之情緒有一大堆,如瞋心等,在一兩天之內要將它們轉移掉是不可能的,為了要克服這些障礙情緒,我們在佛道上精進修行,精進則我們可以對障礙之情緒作點改進。在了知空性的基礎下,以瞋心為例,煩惱將會減弱。反之若不了知空性的情況下,瞋心生起時,因為不了解瞋心之空性,則會恣意於瞋心。因此當某人今天對一個人生氣時,一年後再遇到那個人仍會覺得不悅及生氣,因為多少月來他都接受了憤怒,僅只因為是在開始時未覺察到憤怒的空性。看來此人在一開始時未對空性有相當的了解。所以,為了要克服這些負面的情緒,對空性澈底的了解是很重要的。

 

問四:「曼達」(或「壇城」)的(Mandala)是何意?

答:這是一個相當複雜的題目。首先,它有很多層面,外在的、內在的等意義,字面本身僅是表示「無中心點無邊界」,什麼東西是沒有中心點也沒有邊界?—即是空性。所以我們在討論的是萬法之實相—空性。

這是我們所要證悟的,也是為何我們修行佛法,加此我們才能夠證得空性。談到這些修行的方法,有許多種,例如觀想「地曼達」(Earth Mandala),在其中觀想一位覺悟的形相以及其淨土,其環境,如此也稱為「曼達」。這是一種修行方法,以此為基礎,修行人證得究竟曼達,也就是空性。如此「空性」被給予一種形相,使得修行人可以在觀想法中修行,這些觀想法幫助修行人直接契入空性。故觀想一個曼達(或壇城)這就是大部份人對曼達的了解,例如觀想在某個曼達埵酗@位覺悟之形相以及他的環境,例如阿彌陀佛以及其淨土,修這種觀想法的目的是要實證空性。因此,也許我們可以將阿彌陀佛及其淨土當成有形相的空性,修行人用此以證得究竟義之空性,也就是無形相的。

 

問五:有所謂 「身曼達」(Body Mandala)嗎?「身曼達」是否指心之自性?

答:再次,你知道這是相當複雜的題目。在佛教續部中,有一種觀想法是將自身觀成覺悟身,在此覺悟身內你可以再觀想許多其他的覺悟形相,如此是一點簡單說明,但它是相當複雜的概念。

楊:所以我們不了解也沒有關係?

答:要簡單解釋並不容易。但是我們有肉身,如果我們看此肉身及其作用,有三種要素,梵文稱為「脈」(nadi)、「氣」(prana)及「明點」(bindu)。假若我們來看三種之一—「氣」,由於「氣」在肉身堣完B行,我們這些輪迴世間的凡夫因而有許多思緒及觀念,這些念頭及觀念的運輸工具即是氣之運行。

脈、氣、明點有兩種形態,清淨的及不清淨的。由於脈、氣、明點不清淨的操作,使我們身在輪迴世間堙C相反地,脈、氣、明點清淨的運作,即是一位覺者—佛—的身、口、意之起源。為了要改變不清淨的脈、氣、明點的運行,我們依續部修觀想法,如觀想一位覺悟之形相及其覺境,如阿彌陀佛及其淨土,這些觀想法對脈、氣、明點有淨化作用,此即是為何我們修此法。

如果我們來看佛教續部的修法,有兩種主要的次第,一種次第是修法者生起另一種世界的觀想,此即是說他改變他對世界的觀念,觀想某位覺者的淨土之方法。在此次第中也有其他的方法,其中如加強生起一個較詳盡的覺悟世界,以肉身為例,如上面所提到的「身曼達」,修法者觀想他自己為覺悟的形相,然後他可以觀想其他的覺悟的形相在他的形相堙C然後再來是「語曼達」(Speech Mandala),觀想許多不同的種子字,咒語等。再來第二種次第是有關修空,修法者將他所觀的複雜的覺悟世界觀想融入空性。

修這些觀想法的原因是要改變你對世界的觀念。各位看我們現在的所作所為,我們以輪迴之觀點在靜坐,我們看一切事物都是以輪迴世間之觀念為基點,此即是為何我們看到這些房屋及這些人在這裡,你希望改變這種觀點,所以代替我們目前對世界的觀點,我們作另一種觀想,後者較為覺悟,以後者來取代我們輪迴堛瘋[念而達覺悟的觀念,但是這些形相是我們形成的,你希望超越此,這就是為何在修法終結時我們將一切融入空性。

 

問六:藏傳佛教裡有禮拜三十五佛這種儀軌嗎?

答:有的,它是以懺悔過去業障的經典為基礎。它在西藏是一種相當普遍的修法,在藏傳佛教堶蛈兢g典法的方法,基本上是依據印度佛教大師龍樹所寫的論疏。

 

問七:我們中國人總是稱噶舉派為白教,我們還稱黃教,紅教及花教。黃教指格魯派,寧瑪派是紅教以及薩迦派是花教。所以仁波切,您是否知道這些顏色的指設是如何來的,從何處來的?

答;噶舉派有時甚至在藏傳佛教裡也被認為「白棉布衣純修行者之傳統」,意義可以回溯至偉大的瑜加行者,如密勒日巴及瑪爾巴,他們只穿單薄的白色棉布衣,所以可能和這點有關。另外我們來看噶舉派裡有一種修法為「那諾六法」(註一),有些修行此法的人從不穿任何動物之毛皮衣,他們總是穿棉布衣,而且此棉布衣總有白色的衣領,所以也可能與此有關。但是如此稱呼噶舉派「白棉衣純修行者之傳統」在西藏並非很常見的事,相當不尋常。

而紅色和寧瑪派相關,可能僅是因為過去寧瑪派的人戴紅色的帽子。格魯派戴黃色的帽子,而黃色在西藏也被用來指稱格魯派或格魯派之修行人,這是很普遍的。薩迦派被稱為多種顏色,也許是因為他們寺廟的牆壁會漆成紅色加上白色的邊,給人一個多顏色牆壁的印象。

這種解釋是根據藏傳佛法大師章嘉若沛多傑(註二),他和中國皇帝乾隆有關係。根據此大師,笨教(註三)和黑色有關是因為他們普遍修黑色巫法(Black magic)。

但是這些顏色的說法在西藏並不普遍,也許在中國社會裡較普遍。

 

問八:藏傳佛教為何有那麼多不同的派別,這些派別最大的差別在那裡?

答:黑教是西藏最原始的宗教,是在佛教未傳入西藏前即有的宗教。其後,是四種不同的佛教教派,之所以有不同僅是因為傳承不同罷了。在解釋實相方面,他們有些微的不同,但僅是些微不同而已。另外,有些派別強調修行,有些強調教理之研讀,也有如此之不同。例加格魯派相當強調教理之研讀,一個人大約研讀教理二十二年後才開始修襌坐,至於談到修續部之法,就有更深的限制,所以他們對不同階段的修行規定得非常嚴格。但是噶舉派則較強調襌修,而且噶舉派中各支派在如何指導弟子通過不同的襌修次第上都非常嚴格,然後基於修行上之不同經驗,弟子會被教以佛法上實相之觀點,所以教理的研讀在實修之後。

 

問九:在藏傳佛法裡,有許多護法之示現,他們是那一類的眾生?

答:護法有兩種,智慧護法以及世間護法。智慧護法們是大菩薩;世間護法則是那些沒有完成修行的人之轉世,也就是說他們仍陷在輪迴堙C

問:他們看來很怪異,例如瑪哈嘎拉(註四),為什麼?

答:嗯,這只是象徵而已。並不是有某一個人長得像那個樣子,只是象徵而已,忿怒相。

:若僅是象徵,則在中陰階段又如何?我們真的會看到那些形象?那些臉?

答:在中陰階段看到的這些忿怒相也只是一個人心的顯現而已,心之投影。並非有一群忿怒之本尊們下降到你面前,他們並非外在的存在或實體,他們只是心的投影。

問:在中陰階段當我們看到忿怒顯相時,他們是否和我們在圖片上看到的完全一樣?

答:並不一定。中陰有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心的自性顯現。大部份的人因為他們的輪迴轉世,當心之自性顯現時無法認出它們,反而進入無意識狀態。由無意識狀態醒過來後,顯現的是光以及平和本尊,接著顯現的是忿怒尊。若問這些顯現是否和他們被描述的完全一樣?則是很難說的。

 

問十:(楊:也許我不應如此說,我說也許以下的事情應當在修此法的師生之間討論,她的問題是,)當我們看到光時,如何去認證它?

答:正知你所言,目前有許多書籍,供我們研讀這些問題,但是這類的問題並非藉由閱讀可以瞭解,所以它需要一種師生關係來討論。堪布仁波切以為開始修行時最重要的是去長養菩提心以及正確瞭解空性,因為此二者為修行佛法以及修行續部之基礎。缺乏菩提心以及不瞭解空性而去修行,有加繪製一張大型購物中心之建築圖而並未擁有建地。

 

問十一:您之僧衣為何有不同的顏色?

答:在戒律經典堸O錄著,釋迦牟尼佛曾談到僧侶之僧服有三種顏色,紅色,黃色及藍色,僧團堛犒洮Q不應著其他顏色。藏傳佛法之僧侶並不穿藍色,他們穿紅色及黃色,然後你們叫什麼的?裙子?是暗紅的帶點咖啡的來取代藍色。為何僧侶不穿藍色的原因是在西藏社會堙A社會地位較高的人常穿藍色,所以它是世俗人所穿的顏色,同時黑教的人也常用此顏色,這是為何他們不用此色。

 

(仁波切迴向,大眾向仁波切行禮及致謝)

註一:那諾六法—指拙火定,睡夢瑜珈,虹光身,中陰成就,遷識,淨光等六法。

註二:章嘉若沛多傑—章嘉三世,(西元一七一七年─一七八六年)

註三:笨教─Bonpa,或稱黑教、缽教,為佛教未傳入西藏前之原始宗教,並非佛教。

註四:瑪哈嘎拉─Mahakala,大黑天護法。

 

 
  

   傳承之法教

 ─ 藏傳佛學答問(堪布邱卓仁波切)

 ─ 惹瓊巴:密勒日巴「如月」弟子

   

   


Home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