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印禪修法

 

基本上,當你修持大手印,或是其它任何一種法,你需要很多資訊,譬如該如何開始、如何循序漸晉。這堙]譯者:指大方廣學會)的教學一直都以經典為主,如此非常好,因為藉由經典得來的佛學知識為基礎,可以使得大手印的修持非常成功。

菩薩道的修持對修大手印十分重要。因為得人身雖很幸運,但要持修像大手印這樣的大法,則條件仍不完具,仍需要很多的功德來資助。若你能遵循菩薩道的修持,而修菩薩道就是累積大量功德的方法,從而成就了精神的資糧,那樣你就能開始做大手印的禪修。

大手印事實上是報身佛在報身佛土堛滷衁k。所有已開悟到某種程度的大菩薩,他們可以列身於報身佛土中而得到這種教法。因此,大手印的教法並不非常適合人道的有情,然而有一些大菩薩,如龍樹,薩惹哈(龍樹的老師)曾發過大願─要使人類也能遵循大手印的教法。藉他們的願力,人才得以修持大手印。如密勒日巴,當他在岩洞中修行時,發願將他投注於修行過程中所受的苦難功德,迴向給以後的修行者。所以當他經由持修而證悟時,他的願力也就加持在後來的修行者上。所以我們這些後來的人,能夠得到這些大修行者所證得的悟境,而在修行上,卻可以比他們過去的修行容易很多。在你這方面,你需要發很多菩薩願,受菩薩戒,以及為有情眾生發出極為深切及真誠的悲願,由此而生出力量,而生出智慧, 而可溶入大手印之方便。

有兩種修大手印的方法。一種就是我剛才所說的,先受菩薩戒,然後就可以開始大手印的禪修。大手印禪修法始於大手印式的「止」和大手印式的「觀」(「止」與「觀」這兩種禪修法在佛教的三乘中均有。於是有所謂上座部的「止」、「觀」,大乘方式的「止」、「觀」和大手印的「止」、「觀」)。你可直接開始修大手印的「止」作為基礎,然後再進而修大手印的「觀」。

另一種方法也十分類似。即大手印禪修配合著金剛乘密續的方式。

密續的修行有本尊,如金剛亥母、上樂金剛。噶舉派修很多金剛亥母、上樂金剛的法門。還有一種修法,是大手印配合寧瑪派的大圓滿,這種修法的本尊是觀音,是白觀音。

我建議,一般而言,假如你確定想修金剛亥母和大手印法,你就必須遵守許多戒律,而這對許多人而言並不太方便。因為這裡邊有很多瑜珈修行,修行者必須閉關三年、三個月零三天,以及學習金剛乘的許多理論。金剛乘的理論解釋許多關於身體的系統。我們的身體有兩個系統,一個是外在的,即我們現有的軀殼;另一個是較內在、較深的系統,也是所有輪迴及開悟所由來之處,我們稱之為「脈」。若遵照著這種瑜珈以及大手印修行,則能夠鬆開所有錯誤、迷誤的「脈結」。脈不是由實體物質所構成的,它是一種幻相,這些錯誤的「脈結」即是導至輪迴的原因。結合瑜珈及大手印的禪修,可以鬆開所有這些脈結,當然其中大手印的修行非常重要,也是必要的。當你鬆掉所有的脈結時,就能開悟。如果你實行得非常嚴格,非常如理而沒有犯錯,那麼三年、三月、零三天這個數字,就是要鬆開這些脈結所需正確的時間。

所以,不修瑜珈而將心直接契入大手印是最有效的方法,比修了瑜珈但走岔了路要直接多了。直接契入大手印的方法就是我們所稱的「四瑜珈」,四種大手印的瑜珈禪修。這瑜珈不是生理式的瑜珈,是精神上的。

如果修行者的資糧具足,也就是有很強的菩薩心願以及由過去種種善業而來的許多福報現前,修持大手印四瑜珈,有時候在幾天之內就可以開悟。頓悟當然是非常特殊的,某些人在過去生中已充分具足了資糧,而現在開始修大手印,有時候頃刻之間即能開悟。舉例來說,密勒日巴是最了不起的大手印修行者、證悟者,但他花了很長的時間才證悟。因為他過去積聚的功德少,他必須經歷許多苦難來清淨業障,而他的學生-岡波巴,由於有較多的功德資助,不必經歷那些苦難,所以比他的老師密勒日巴成就起來容易多了。藏巴嘉惹是噶舉派大手印傳承偉大的持有者之一,他決定終生閉關,直至證悟為止。他入岩洞後,三天就出來了,因為三天之內他就開悟了,他就不必在那兒呆一輩子了。

當你修四臂觀音法時,四臂觀音就是你的本尊。四臂觀音法是一套完整的修行法,可以清淨業障、增長慈悲心、增長智慧、增長功德,一切都集中在此,另外還加上「止」。觀想是很奇妙的,當修觀想時,可以增長「止」。因為當你專注在「嗡瑪尼貝美吽」的咒子上,你的心念會非常集中。並且咒語有觀音菩薩的加持,因此它有非常大的力量能夠清淨你的業障。所以樣樣都在,都匯集在這個修法裡,而且比金剛亥母法修起來要容易多。修金剛亥母必須先學很多東西,而修觀音法比較簡單,但所得的利益是一樣的。因此,我推薦大家先修觀音法,然後再修大手印。修觀音法有很多其他無數有力的方便。例如,對觀音的觀想是化身顯現的種子。當你開悟之後,你要幫助眾生,要幫助眾生必須有化身的能力,若你不能顯現化身,那麼有情眾生就無法接觸到佛。所以佛應眾生的需要而化現為各種不同的形式,如此才能與眾生溝通。例如釋迦牟尼佛以「人」的方式到地球上來,這就是化身,如此人才能與佛接觸,得到佛的指示和教導。所以你必須要具化身的能力,而這能力可以由修觀音法中,觀想觀音菩薩的形相中獲得,觀音是慈悲,所以是慈悲的顯現。作這種觀想是使你在證悟後能如觀音菩薩一樣化現的「因」,這「因」是由觀想累積而成。

另一方面,觀想觀音的形相可以消除使我們產生各種幻覺生命之原因。這個原因就是,我們有許多無明,無明導致惡業,惡業造成那麼多的幻相,而這生生世世所有的幻相即是輪迴。所有這些惡業及幻相都可藉由觀想觀音的形像而消除。

在這一生結束之後,你的心會進入中陰的狀態,中陰是指死後到再投入另一期生命前的期間。在中陰的期間,基於習氣,心會採取另一種形相。如果你在這一生做了很多觀音的觀想,那麼在中陰的時候,你會進入觀音的形相,而不會到三惡道去。有許多偉大的修行者是在中陰時候開悟的。我們現有的色身是一種障礙,有些人可以即此人身開悟,有些則在中陰狀態的時候開悟。意思是說身體好比一個蛋殼,現在我們被困在蛋殼堙A死的時候才被釋放出來。由於你觀想觀音的因力,和大手印禪修的因力,所有這些都在這時成熟,你就會把自己化現為觀音形相而在中陰的時候開悟。

所以我極力推薦修觀音法,然後修大手印。例如,今天就是要給你們介紹這個修法的時候,而去實修則須要個別的細節指導。你們昨天已受了觀音法的灌頂,可以開始做禪修。我曾給過林淑貞好幾次修觀音法的指導,她可以為你們解釋。主要的次第是,先觀想,其次持咒。然後你所作的許多觀想,就會發展出「止」的力量及其他我解釋過的那些。

接下來是所謂「融合」的部份。最後,所有你觀想到的觀音之化現,都應溶入法身中,就是溶入心的自性。在心的自性中,沒有實存的東西。你們都知道中觀,一個在佛學中很有名的學科,說明了非有亦非無。我們說「是」與「非」,「有」與「無」,都是來自於我們「二元對立」的幻覺。如果有「右」就有「左」,有「前」就有「後」。所有的「二元性」都是由心所創造出來的,心的自性中並無任何東西存在。所以所有的觀想最後都要融入心之自性中,就在這個時候,你進入了大手印的禪修。所以這個儀軌的組織是,先觀想,次溶入,在這裡顯出如何進入大手印。當你在觀想的時候,不要對你所觀想的形相起執著,不要把形相想成有實質的存在。你知道,顯現也只是幻影,化身亦是幻影。為隨順菩薩眾的有情境界,佛化現報身,隨順幸運的人道有情境界,佛則現化身。所以這些顯現都是隨順不同的境界,它們本身並無任何東西存在。所以當你觀想時,若執相為實有,那修行就不會成功。一個好的例子是把觀想比作三度空間的雷射投影,觀音的形相就是雷射光的組合,看起來非常清晰,但事實上是不存在的。

再來是溶入的部份。就是觀音的形相融入心的自性中,然後你的心應當直接進入那種平靜的自性。心的自性是不可以形狀,無法丈量,不能說它在身體的外邊,或在媄銦A心的自性是完全的空性。

體認到心之自性,也就了解到它是充滿了幻覺。譬如說,業與幻覺在心中是關連一起的。那小小的心中集中了整個生命的幻覺,心裡只要一丁點的部份即可包容這濃縮的幻覺,而當一散佈開來,整個宇宙,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發生了。除非業因消盡,否則幻覺永不中止,因為它是強烈地存在於你的內心。但一旦業因消盡,幻覺也就由你心中消失。比如有一個垂死的人,對我們而言他是快死了,而對他只是幻覺正在轉變。他不是步向死亡,而是從一套幻覺轉成另一套幻覺,然後由我們的世界消失,僅有軀殼留下來。

我們整個生命過程中所有的經歷都可被濃縮在心的這一微小部份裡,就是業因。但是心並不存在,沒有大小,它根本不存在,所以當我們能體驗到心之自性時,覺悟即在心內,覺悟即是心真正的自性。輪迴的意思是,我們現在所見的一切,都不是我們心的自性,瞭解嗎?心的真實自性是覺悟,然而不幸的,眾生並不能體認心的自性,而總是被他們的幻覺所矇敝。

但說來容易,做到難。所以開始的階段,必須把方法用對了。「止」真的非常重要。「止」猶如天空,「觀」和大手印像是太陽。若虛空開闊而沒有障礙,那麼陽光就能充滿普遍。當有深的「止」時,則大手印就可以開展得較為自然而容易。這是馴服心的方法,你現在的心習性是十分頑強的,裡面充滿了困惑,這使我們的心非常的忙碌,不停地在想,並且你無法控制它。所以你應該冷靜下來,使心平和並且馴服它,要馴服你的心。

當心變得平和,會感到非常的平靜、愉快,但這和開悟無關。這是修「止」的結果,而不是觀,也就是說你還沒有趨向開悟之道。由「止」所產生的平和是無法想像的。你不能想像,因為你的心從沒有那種經驗。所以你可能會又去執著於這種平和的感覺。這就是我們人類如何會取名為「無色界天神」和「色界天神」這兩個天界(譯注:天界在英文中叫 God Realm)。為什麼稱為「神」呢?我們人類一向稱對比我們高等的眾生總是給予較高級的名字,所以我們就把他們叫做「神」了。不是嗎?對「神」的意義可以有不同的觀點,但以佛教的方式來看,所謂的「神」仍是一種眾生,只是他們比人的福報要好。我們叫做「天神界」,他們是在禪修中,在止的修持中。怎麼辦到的?我來為你解釋。

 

現在我要告訴你們止如何產生。止是容易起修的,可以從數息開始,將你的心專注在呼息上,然後試著保持這種專注不要有任何中斷。開始比較不容易,但不斷的練習之後就愈來愈容易,久了之後就會更加自然而然,一但變得自發之後就不用再專注於任何一個目標上,譬如呼吸或其他東西,而你的心將可以自然地保持在一種平靜狀態。沒有思緒、沒有干擾。當越來越自然時,你會喜歡這種平靜的心,你會去享受它,然後會連著坐上幾個小時又幾個小時,接著這平和的心會越來越擴大,進而影響到生理,而使你覺得非常輕盈、舒適、健康,這些都會發生。這時平和的心稱為「無想」。沒有思想,當然你要想還是可以想,但你可以很自然的留在平靜中。這種平和固然是心之自性,但你還不到完全的開悟,你只是執著上內心平和的這種平和感覺。事實上這種平和是源自內心之平靜,並非人為造作的。這種平和可以在心中增長。當然心本身是無限的。心之沒有界限,在距離上講,不能說這麼多就是心;在深度上講,不能說就只這麼多可以進入心內。心是沒有大小,沒有邊限,這非常深刻。所以你只是進入它的平和而已。於是你持續下去,平和會繼續增長。進入平和的深沉處會有兩種路徑,一種是還帶著平和的概念,那種愉悅的平和,另一種是連平和的概念也沒有了。當平和變的非常深的時候,通常你會沒有了平和的概念。這樣是會有些功德,因為沒有了情緒,沒有負面的情緒,不具傷害力,而你自己也沉浸在這心的平和中,所以是有些功德。但這裡面沒有菩薩的力量、沒有智慧的力量,就是進入心之自性而開悟的力量。你只是沾滯在心的平和上而已,所以有功德但非常有限,輪迴的深因尚未消除。沾滯在這深度的平和上,就仍有執著,下意識中仍有「自我」的存在。

 

但這就是只修止,如果不從止的修習中去尋求開悟之道,就只停留在止上,很容易耽樂其中。對心之平靜曾有些體驗的人,當他們死後,他們的心就直接落入平靜,而不會進入中陰的階段,當然這要有些功德;也許由於一開始的時候曾有善的動機,另外的功德是對控制負面的情緒已有良好的訓練。這些功德由於缺少了菩薩的力量,只會給你帶來幸福的正報和依報,非常非常的幸福,但是你的心只在禪定中。六道中有所謂「禪天」,只在禪定之中,在這堨L們不必再從事禪修了,因為他們的心已在平靜之中。這類有情可以活上幾百萬年,長壽也是由於過去的功德,但還是有限的,在很長很長的時間之後,生命仍將終止。不幸得很,在那時候,就他們過去所造的業中,最強的一個就會浮現而成熟。由於「自我」還在,並未消除,也就是錯覺的根源仍在。所以業仍舊保存在那裡,也就可以再度成熟,於是他們就會離開那個美妙的生命又轉了回來,對嗎?其實這種修止是有兩種,但都不是很重要。一種修行者已沒有了色法的概念,當他們死後,也不會有任何的形體,他們的心就一路進入那種平靜,就這樣停留在那裡;另一種修行者仍有色法的觀照。這兩種不同,也就形成二個不同的天界(色界及無色界,譯註)。有些人修禪定知道沒有實存的東西,當他們死後,不會有任何的身形,他們的心直接進入心的平和中,而停留在那堙F有些人則認為有實在形體的存在。所以禪修者如果不夠小心,如果對禪修瞭解得不充分,就會錯誤地進入那種禪定,或天界。

以上是只修止的情形。然而就大手印而言,你須要用止來馴服你的心,使你的心免於散亂,免於迷惑─由思緒而來的迷惑,然後才可以進入到大手印,先止然後大手印,這就是捷徑。上座部也修很多止和觀,但依上座部的方法所修的止,不能帶來太多的功德。他們只是專注於呼息或一個物體上,有了止的力量後再修觀,修觀以後就可以開悟,這樣的功德少。在金剛乘中,像這個觀音法門,裡邊有止,也還有其他功能。像我剛才說的,裡邊有化身的因素,有菩薩的力用等,同時就具足這許多功能,所以這個法門更為豐富,更為有力。

這就是大手印禪修的基本觀念。如果你開始修法,如我剛才所說,照著法本修習,然後再修大手印的禪定,當然你必須要有好的老師來指導,一個對此法門專精的老師,一個有傳承的老師。傳承是什麼?佛是兩千年以前的人了,這樣說吧,離我們比較近而直接的是密勒日巴,密勒日巴的老師是馬爾巴,馬爾巴的老師是那若巴和梅傑巴,他們的老師可以上溯到薩惹哈,再一路上至佛。傳承的重要性在於它是一種鮮活的經驗,佛的體驗,這個體驗授與徒眾,徒眾在適當學習之後也獲取了和佛一樣的體驗,這種相續不斷的經驗傳承是可以信賴的,等於是證實過的,所以老師不會犯錯。假如某人是個作家,他很懂得如何寫書、也有很多自己的意見,像很多怎麼修禪定的意見,於是他去寫書。但無法證明他的方法是正確,因為他得先開悟才行。如果只是意見而已,那你怎能就照著去做,是不是?這樣只會對你的心造成傷害。所以禪修不能去跟從任何創造出來的觀念來做,這對你的心非常的危險。

在西藏的佛教學派裡,寫佛學理論的學者,首先要在這樣那樣的大學受過訓練,再因優異地通過所有的測驗而聞名,於是證明了是一個好的學者。他寫出的佛學理論書籍大家都照著學。但在禪修方面就不然了,他們還是不會相信他,人們只讀像岡波巴這一類的人寫的書。西藏過去有一支學派稱為「噶當巴」,噶當巴學派後來經宗喀巴改革後變成「格魯巴」,宗喀巴將格魯巴組織得比較像學院,所以大家必須學很多東西,許多科目,於是和早期的噶當巴不一樣,不再做太多禪修。西藏的噶當巴學派始於阿底峽尊者。我想你們都知道,阿底峽尊者是印度非常非常有名的佛學教師,西藏人把他邀請來之後,他就一直留在西藏傳授佛學,這就是噶當巴。早期的噶當巴,對老師的著作,只要是有關禪修的,他們都奉行,都信賴。有關哲學方面,則是在宗喀巴之後的學者所寫的著作,他們也信從。通常學者因為他們懂得很多,也就非常的固執。假如是一個現代的瑜珈式的禪修者,寫出來的禪修書,他們是不讀的;但只要是馬爾巴、密勒日巴或岡波巴寫的,格魯巴的學者就讀。當他們禪修時,就遵從信賴這些著作。假如有人寫了一首美好的詩,描述他自己對大手印或大圓滿的經驗,這些學者們就不太信賴了。他們讀那些早期的書,像剛波巴寫的,馬爾巴寫的以及密勒日巴的歌集。那些想要禪修的格魯巴學者,都能背誦密勒日巴的歌集。在格魯派有兩類學者,一類並不注重禪修,有些則非常注重,注重禪修的學者總是讀密勒日巴的書。密勒日巴的書,格魯巴的學者讀得比我們噶舉巴的人好,他們都背下來了。

我必須要說,現在的美國任何宗教都可以很流行,很多新興的宗教,只要簡單容易,人們就喜歡信從。這會產生很多問題,如最近在日本就因為宗教引發了很大的問題。我想你們都已經知道,一個佛教的宗教師叫Ashahara(麻原章晃),他教授很多東西,有很多徒眾。我不知道他後來發生了什麼,現在政府已經將他逮捕,因為他讓他的學生去埋炸彈並且引爆,他告訴學生這是「頗哇」(譯注:那若巴六法之一,修此法成就可方便於命終時遷識生於淨土),經由快速死亡之類的方法,你應該可以得到解脫。他說這是「頗哇」,因為這麼說徒眾才容易去執行。他說這是一個有罪之身,你應該揚棄它,而快速揚棄的方法就是死亡、自殺,於是就強調了自殺,並且要幫助其他的眾生就是去引爆炸彈,殺死他們。所以有一天在日本東京,到處是警察、每個人都忙得焦頭爛額,因為有炸彈在火車裡爆炸,發生了很多事情。這事在亞洲人人皆知。

我想今天告訴你們的到此已很足夠,如果你們個別有任何的疑問或問題,我很樂意回答。(正文結束)

─ 譯者:林淑貞居士

 

 

  

   

   夏瑪巴

 夏瑪巴之簡史

  法教

      轉化 (一)轉化(二)

      菩提心

      大手印禪修法

      見、修與行

      禪修七要  

      六波羅蜜

      阿底峽尊者:修心七要

 

 ─ 諭文及信函

      佛教徒如何因應九月十一日之慘劇

 傳法行跡

      菩提道中心佛塔開光典禮

 班納馬德納佛塔落成典禮 

 完成”大手印 傑宗”傳法

 十二萬人阿彌陀佛灌頂  

   


Home

回首頁